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回 宿命的终点(一)沧狼行最新章节

第一千六百四十五回 宿命的终点(一)沧狼行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08 整理:本站 点击:62次
陆炳咬了咬牙,从地上站了起来:“天狼,你是要我主上,或者是那个宗主去复活沐兰湘,是吗?”天狼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:“当然,解铃还需系铃人,他们如果能成神,自然就有力量能起死回生,如果他们做...

第一千六百四十五回 宿命的终点(一)沧狼行最新章节

陆炳咬了咬牙,从地上站了起来:“天狼,你是要我主上,或者是那个宗主去复活沐兰湘,是吗?”天狼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:“当然,解铃还需系铃人,他们如果能成神,自然就有力量能起死回生,如果他们做到这一点,我甚至可以助他们成神,这也是我在天台山的时候没有直接去刺杀蛊真人的原因,就是因为,我留着他还有用。 ”陆炳叹了口气:“如果他真的成了神,还会听你的话吗?”天狼厉声道:“这么久以来,我一路之上杀伐果断,就是要让蛊真人,让那宗主看到我的本事,看到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犹豫软弱的李沧行,如果他能复活我小师妹,那一切好说,如果他不合作,那我会让他形神俱灭,即使是天上的众神也救不了他。 ”林瑶仙幽幽地说道:“天狼,你终究会发现,你犯了大错,就算你有龙血在身,就算你有半神之体,你也敌不过你的对手的,放弃吧,我真的,真的不想看着你去死,真的。

”天狼转过了头,冷冷地看着林瑶仙的双眼:“从你是凤舞的时候,你就不停地说我的对手有多强大,说我一定会后悔,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说?你到底知道多少?宗主是谁?是天上的神吗?为什么我就算有半神之力,就算可以横扫天下,你都不认为我能赢?”林瑶仙咬了咬牙,痛苦地摇着头:“我所知道的比你要多,天狼,不管怎么说,我从来没有害过你,你信我这一次好吗,就算你不信我,信我妹妹一次好吗,她在死的时候都不想要你报仇,就是因为她知道你真正要面对的对手有多可怕,那是你绝对无法战胜的。 我们,我们都受了禁锢,不能开口说出真相,只要一开口,你没来得及听到的时候,我们就会灰飞烟灭,天狼,请不要逼我好吗?!”天狼的嘴角抽了抽,他转过了头,冷冷地说道:“好了,既然你不肯说,我也不逼你,陆炳,现在带我去见蛊真人。 ”陆炳的眉头一皱:“你真的决定要一个人去见他?”林瑶仙脱口而出:“我也要去,天狼,你说过,无论何时,你都不会扔下我。 ”天狼冷冷地说道:“好吧,你执意要跟我走,我也不会扔下你,至少,在我的视线之内,我能控制你,也能让你爹听我话,凤舞,你口口声声地说爱我,愿意为我付出一切,可是自我认识你以来,你是一直在伤害我,这一次,不涉及情敌,不涉及我别的女人,就算你要为你的妹妹报仇,你也应该站在我的一边。

”林瑶仙叹了口气:“我永远会跟你站在一起的,就算明知你不可能胜,我也会陪你走到最后,天狼,此生我欠你太多,这最后的时候,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。

”天狼冷笑一声,转头对着高岗的一边沉声道:“听了这么久,也该出来了吧。

”陆炳和林瑶仙的脸色微微一变,只见土层微动,徐林宗和屈彩凤从岗里钻了出来,屈彩凤看着林瑶仙的脸上,几乎要喷出火来,而她背上的玄冰双刃,已经在微微地跳动着,粉拳捏得格格作响,只怕要不是徐林宗一直拉着她,她早就会对林瑶仙拔刀相向了。

林瑶仙不敢面对屈彩凤那火一样的眼神,扭过了头,陆炳的嘴角勾了勾,他的穴道已经全部解开了,双臂一振,绳索自解,站到了林瑶仙的身前,对徐林宗说道:“徐林宗,想不到你我会在这个时候,以这种方式见面。 ”徐林宗冷冷地说道:“陆炳,我有一万个理由现在就取你的性命,光冲你杀我徐家上下一门的份上,我就应该把你千刀万剐!”陆炳低下了头,叹道:“那是蛊真人做的,我没有插手,而且,你二哥的两个孩子,我拼命设法保住了,看在你我共事多年的份上,我这次是真的想帮你。

”徐林宗的眼中流下了两行清泪:“此话当真?”陆炳点了点头:“我没有必要骗你,我要的是主上能还我女儿真正的人身,再复活我的亡妻,并不是想要害人,你应该知道的。

”徐林宗咬了咬牙:“好了,我们之间的帐,以后再算,就象天狼也杀了我哥哥,但是这件事情,以后再算,现在我们共同的目标,就是打倒蛊真人,逼他恢复一切,如果一切可以重来,那所有的恩怨都不再成为问题。

天狼,我们听你的。 ”天狼点了点头,说道:“很好,陆炳,你来带路,林宗,屈姑娘,你们易容成锦衣卫,把我捉回去,到了蛊真人的面前,我会跟他问明一切真相的。

”屈彩凤冷冷地说道:“林瑶仙,想不到你居然就是凤舞,害了天狼一次还不够,还要害他第二次,若是依了我平时的性子,早就杀了你,但是现在还不行,要是杀了你,那天狼没法现在对付蛊真人,不过我警告你,我就在你身边,斩龙刀上,也有龙血,你要是再敢起什么歪心思,我这次会在你动手之前,就要了你的命,别以为你的那个天雷就能救得了你,我不信你从天上召雷,会快过我的刀!”林瑶仙咬了咬牙:“若不是因为你,我妹妹也不会是这个下场,屈彩凤,所有事情结束之后,我也要跟你算清楚我们之间的新仇旧恨,你别以为我怕了你!”天狼冷冷地说道:“你们的恩怨都先放一边,至少现在,我们所有人的敌人,都是清楚,明白的。 走吧,这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战。 ”金銮殿上,空空荡荡的,所有的护卫与侍从都已经消失不见,甚至整个皇城内,扛着大包小包的太监,宫人与军士们,都惊慌失措地到处乱跑,蛊真人一个人坐在龙椅上,一双碧绿的眼睛里,绿芒闪闪,天空之中,乌云渐渐地合拢,沉重的雷鸣之声,在天际滚动,他那张骷髅似的脸上,看不到任何的表情。

一个军士匆忙地奔了进来,跪倒在地,也不敢看他的脸:“陛下,陆总指挥回来了,他说他生擒了天狼。

不过,他只带了三个侍卫。

说是要见您。 ”蛊真人的嘴角勾了勾,眼中闪过一道冷芒,骷髅一样的手抬了抬:“让他们来。

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j8987.com诗歌网_诗歌书籍_诗歌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