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一条正在死亡的河流

一条正在死亡的河流

时间:2019-07-13 整理:本站 点击:33次
清明时节,我和朋友绕过散发臭味的养鸡场,看到了河流。 河床里满是金黄色的油菜花。 朋友赞叹,说花的河流。 而我却在想水的河流。 我仿佛听到掩埋父亲的桉树里有一个声音:没...

	一条正在死亡的河流

清明时节,我和朋友绕过散发臭味的养鸡场,看到了河流。

河床里满是金黄色的油菜花。 朋友赞叹,说花的河流。 而我却在想水的河流。

我仿佛听到掩埋父亲的桉树里有一个声音:没事就看看河流。

  站在水泥桥上,看河流。 水草与油菜花竞逐河床,河水在不足二米宽的河道里还算湍急。

水表面上清亮,可水下生长着一种白色苔藓状水草。

一个小孩子藏在桥洞下,用树枝搅动水面,水泛滥成污浊的一团漆黑,稍停一下,水面又恢复清亮。

小孩子又搅,水面又黑。

小孩咧嘴而笑,好像是一个多好玩的游戏。

  朋友对着小孩子拍照,小孩子在桥洞下躲闪,躲不过时站起来从鸡场围墙的一个缺口里爬了进去。 缺口的旁边,鸡场的鸡粪未经处理就流到河里。

  朋友书声气十足,说鸡场老板没有环保意识,他的儿孙是直接受害者。

报应来得好快,我为那个小孩感到悲哀。

我不知道这条河上有多少个养鸡场或者养猪场,有多少人生活垃圾直接排到这条河里,又有多少小孩子喜欢在河边玩耍。   河脏了,水走了。

  好像天上除了下雨还会下土,不然这条记忆里全是卵石的河,怎么会有那么的土长出了庄稼。

  垃圾淤积?河水冲击散土?  这河活不了多久?尽管我心里排斥,但是我知道河流正在死去。   我开始对朋友唠叨,这是条大河,曾经清且涟漪的河。

读过私塾,写得一手好毛笔字的父亲,从这条河的上游找到母亲,他们的一生与河为伴。 父亲早上去山上劳动时,河水刚刚及膝,下午回家河水翻滚巨浪,隔河相望,双双沿河而上,到有桥的地方相会了,再沿河而下回家。

  没事就看看河流,也许就是父亲沿河而行的时候,品出的理吧。 父亲还年轻的时候就死了,那时候河流还大,河水还清。 母亲把他埋在河对岸,对着河流,日日夜夜有河水流过。

  父亲的记忆里,河流不会死亡。   可母亲是看着河流一天天地死去,看着淘沙的人淘走了河床的沙子,看着碎石的人碎裂了满河的卵石,看着河水一年比一年地减少。

母亲说是人把河底挖穿了。   我不想用科学来对母亲解释,河流的死亡。

我和母亲一样对河流怀着一种类似宗教一样的情感。 河流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故乡的代名词。   清明的行走变成一种祭祀。   下了桥,从河床的油菜花地里穿过,明媚的金黄覆盖河床里的垃圾。

我明知道河流不可能是原来的样子,我还是把朋友往记忆中河流幽深的地方引。   结果也许可以预见。

但是看到裸露的河床我还是惊心。 丑陋的河床,满是垃圾,隐现的砾石层,有水波一样的冲击扇。

  古老,这个词跳出来,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
这条河流流了多少年,想必是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的时代就有了吧,为什么在今天以这样快的速度走向死亡。

河之殇。 朋友说。   我无言。 朋友看到的河流和我看到的河流是不一样的,我看到河流的历史。 父亲身强力壮的年代,常和村子的年轻男人在这一段河里游泳,嘻笑打骂。 而女人和小孩不敢到这段河心的,传说幽深的水下有水怪。

小时候路过也是心有戚戚,在黄昏时分河面总会出现一两团鬼火在深不可测的水上飘移,把一种恐惧推到极处。 可现在裸露的砾石层让一切神秘都失去了依附的可能。   本来想沿河心而上,可近处河水的脏实在无法忍受。 我们退到山脚,在废弃的小路上拔开荒草前行。

偶有一两棵老梨树在残垣断壁中独白。

这里曾是一个生产队,许多人家就藏在树林里。 那个时候父亲和其中一个会计要好,记得会计家有高大的枣树,会计常说这里是个风水宝地,背山临水。

可现在人们背离了祖先的土地,因为河水的枯竭,因为微弱的水流载不动垃圾,全都搬到河对岸的平原上去了。

  是人抛弃了河流,还是河流抛弃了人?  记忆中的木桥,只留下青石桥墩。

可遥遥相望的两个桥墩连接的仅仅是一段长满水草的枯河床。

水退到中间,轻轻一跳就过了河。

看河水穿过丛生的杂草流来,淌在河湾里,白鹭贴着水面低飞,本来是幅美丽的画面,可水面上的飘浮物散发一种腥臭味。

朋友说,河流像一个患梅毒的女人。

朋友的话,毒。

我开始为河流找托词。

说这河流流到今天也属不易,问她是否知道许多的河流再也找不到一滴水。   朋友惊讶于我为河流的辩护,问这条河叫什么名?  思蒙河。   思蒙河,其实从这段沿河而上,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条河叫思蒙河。

河流没有名字,只是作为河流而存在。

河流是条断头河,是古青衣江改道后汇入大渡河后残留下来的。 发源地在丹棱与蒲江的接壤地官帽山,河流至西向东北方向经过丹棱的唐河、城市,眉山的伏龙、思蒙,在青神瑞峰镇汇入岷江,全长六十多公里。

  见过河流的源头,也去过河流汇入岷江的湿地,在河流某段出生,在河流的某段工作,为河流写过几篇小说,闭着眼心中也有河流流过。

  只是我的河流啊,正在死去。

流经丹棱时,河流拦了坝,河道正在施工,说是思蒙河列入四川省三十二条河中需整治中的一条。 整洁能拯救河流么?只是在河流快要汇入岷江的思蒙,河流还像河流的样子,还可以引发诸如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的想象。   可没有源头的河流还能流多久?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  • 苗凤军:德云社演员患重病募捐,别把众筹玩坏了
  •  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患病众筹百万医疗费事件在网上被热炒,5月4日,德云社在官方微博发布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的声明,声明称,吴帅之妻发起的众筹系其私人行为,德云社和郭德纲...

  • 2019高考最后58天数学成绩如何提高 高三冲刺复习建议
  •    爱国诗人曾称赞说,以为太白、子美之后一人而已。 岑参的诗题材很广泛,除一般感叹身世、赠答朋友的诗外,他出塞以前曾写了不少山水诗。诗风颇似谢兆、何逊,但有意境新奇的特色。象殷番《河岳英灵集》所称...

  • 林笑,周子纯全文章节目录
  •    完结版《猎金瞳》是由朔尔创作的都市类小说,主角林笑,周子纯全文章节目录,故事情节引人入胜、值得推荐阅读,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:宁川东城是新城,否则新火车站也不会修建在这里,行人稀少,林笑和女孩...

  • 学会控制情绪 脾气大的员工难胜大任
  •    所谓情绪,是指个体受到某种刺激后所产生的一种身心激动状态。 情绪状态的发生每个人都能够体验,但是对其所引起的生理变化与行为却较难加以控制。 有的情绪,如快乐、舒畅、开朗、恬静、...

  • 西宁市举行“6·26”国际禁毒日系列宣传教育活动
  •    青海新闻网青海新闻客户端讯(记者朵海平报道)按照省禁毒委统一安排,为彰显党和政府扫黑除恶、禁绝毒品的坚定决心,在全社会进一步掀起禁毒宣传教育热潮,大力营造全民禁毒的浓厚氛围,在第32个国际禁毒...

  • 朋友圈励志说说短语2019精选 不埋怨谁不嘲笑谁也不羡慕谁
  •    当前位置:>>朋友圈励志说说短语2019精选不埋怨谁不嘲笑谁也不羡慕谁作者:说说控 时间:2019-07-0210:43:43 阅读:()1.趁着年轻,不怕多吃一些苦。 这些逆境与磨练,...

  • 长信纯债一年定开债C(519972)基金基本概况
  •    1、封闭期投资策略(1)资产配置策略本基金将在基金合同约定的投资范围内,通过对宏观经济运行状况、国家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、国家产业政策及资本市场资金环境的研究,积极把握宏观经济发展趋势、利率走势...

  • 男人必读:女人喜欢你怎么引诱她?【图】
  •    男人必读:女人喜欢你怎么引诱她? 很多男人老在那里苦思冥想,如何去引诱女人?但最终,还是不得其门而入。 问题是女人根本不跟男人说,她们想要什么样的诱惑,又或者,她们说是说了,但他们...

  • 回忆汶川地震救援——那难忘的11个日日夜夜(下)
  •    5月17日傍晚,我们到达平通镇。 平通镇和南坝镇一样,都位于北东向龙门山断裂带中段。 平通镇比南坝镇偏西南。 从平通镇再往西南延伸,就进入北川县。 这一带都是汶川地震的...

  • 经济管理学院举办2019届毕业典礼
  •    经济管理学院举办2019届毕业典礼时间:2019-06-17本网讯6月12日,“少年长存凌云志,青春一九再出发”——经济管理学院2019届毕业典礼在学生活动中心小剧场隆重举行。 上海体育...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j8987.com诗歌网_诗歌书籍_诗歌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