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七百零八章 悬鱼(第二更)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七百零八章 悬鱼(第二更)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13 整理:本站 点击:152次
文渊阁里。 张大受坐在张四维面前冷笑道:“这么说,张老先生是真不答允了宗主爷封爵了?”张四维捏须道:“非吾不愿答允,实是本朝没有这个先例。 ”“没有这个先例,就不能开此先例吗?”张...

七百零八章 悬鱼(第二更)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文渊阁里。

张大受坐在张四维面前冷笑道:“这么说,张老先生是真不答允了宗主爷封爵了?”张四维捏须道:“非吾不愿答允,实是本朝没有这个先例。 ”“没有这个先例,就不能开此先例吗?”张大受咄咄逼人地道。 张四维道:“开了,唯恐满朝清议。

”张大受冷然道:“张老先生,你别忘了不是宗主爷,你焉有今日?此番之事,你让宗主爷很不高兴。 ”说完张大受拂袖而去。 张四维道:“不送。 ”张大受走后,董中书入内,看了一眼阁外,然后走至张四维面前问道:“相爷,这张大受什么东西,竟也敢在你面前放肆。 ”张四维道:“狗仗人势而已。

”说完张四维返公案,坐在那草拟条陈。 董中书道:“相爷,眼下言台,都是你的门生,未必没有一拼之力。 我看不如来个鱼死网破,纠集门生们一并弹劾冯保,赌一赌天子是否站在我们这边?”张四维摇了摇头道:“且不说能不能成,冯保掌握东厂,到处都是东厂番子,若消息走漏,我等死无葬身之地。

”听了张四维的话,董中书身上一寒问:“相爷,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“忍一忍。 ”董中书不忿道:“冯保手下的奴才,都敢在相爷面前放肆,我们这是要忍到什么时候?”“忍到这奏疏写完之时。 ”董中书不由讶然问道:“相爷,这是什么奏疏?”“皇长子诞,内阁请陛下晋封与大赦之奏疏!”“晋封何人?”“朱赓,王家屏,陈思育,陈经邦,许国林延潮。 ”董中书笑着道:“这可都是陛下亲信的大臣啊,那大赦何人?”张四维道:“吴中行、赵用贤、艾穆、沈思孝、王用汲、余懋学、朱鸿谟、赵应元、傅应祯、赵世卿、邹元标”董中书吃了一惊,瘫坐在椅上,半响方颤声道:“相爷此此请你三思啊!”张四维问道:“有何不妥?”董中书道:“这些都是昔日反对张江陵的大臣。

”“正是他们是昔日反对张江陵之人,否则他们不会出力帮我推翻冯保。 ”董中书明白张四维,目光一凛道:“相爷,此策高明,宗室,豪族苦张居正久矣,相爷正好借用他们之力来扳倒冯保,及朝堂上的张居正余党。 ”董中书又犹疑道:“可是眼下张江陵仍是在,若被他知?”张四维摆了摆手道:“我方接到顺德府知府来信,张江陵在顺德府官道上病重,现已是在驿馆住下。

张江陵他命不久矣了,若他在,我岂敢写此奏疏。

”董中书点点头,然后道:“对了,相爷,张江陵讨厌的海刚锋就要进京了!”却说林延潮府,这刚下马车,但见府门前于伯等五六个门子无不掩面,拦着一个人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,我家老爷不收这等之礼。 ”林延潮也是感叹,官场上的歪风邪气,自己虽除应天主考,但送礼之人不见减少,反而比以前更多了,真是一群趋炎附势的人啊!林延潮对陈济川吩咐道:“你去看看是怎么事?”不久陈济川领着一人来到林延潮面前道:“老爷,就是此人来送的礼。 ”林延潮看向对方,但见此人穿着旧布袍,布袍上打着好几个补丁。 林延潮奇怪,来自己府上送礼的非富即贵,就算是管家下人也是平日颐指气使的主,怎么会有打扮得如此寒碜的人来送礼呢?“这位是?”林延潮身为六品官员,又是斗牛服加身,与三品大僚也可抗礼。

但那名下人却没有丝毫畏惧,只是平揖道:“小人是海刚峰府上的下人,敢问这位是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林老爷吗?”林延潮一听是海瑞的下人,吃了一惊问道:“原来是海青天府上,我正是林延潮,海青天来了京师了吗?”这名下人道:“老爷昨日已是在京师的琼州会馆住下了。

”堂堂前应天巡抚,来京居然与士子们一起挤住在会馆,这清廉之名果真不虚啊。

这下人道:“老爷说了,林老爷于他有举荐之恩,他本该来府上拜谢,再商讨顺天府兴办义学之事。 但老爷又想公事岂能商议于家宅,此非君子门无私谒之道,故而老爷命小人上门来拜会,说他日在公堂之上,老爷再请教林老爷有关‘兴办义学’的高见,并送上薄礼,不成敬意。 ”听说海瑞给自己送礼,林延潮笑着道:“天下皆知海青天两袖清风,我怎敢劳他送礼,实不敢当。

”下人道:“林老爷不要客气,老爷说了不过是家乡特产,不值几个钱的。 ”说完林延潮但闻一股剧烈的鱼腥味传来。 林延潮不由举袖掩鼻道:“这是?”下人道:“老爷所赠之礼乃一筐咸鱼。

”林延潮,陈济川,展明等人皆是失色心道,一筐咸鱼?还是家乡特产?还从几千里外的琼州来的?难怪这味道如此酸爽。 陈济川,展明也都是在心底腹诽,老爷举荐海瑞为官。 海瑞去却赠他一筐咸鱼,真是好小气,传出去老爷不成了官场上的笑柄。 下人续道:“老爷此来进京,就带了一车咸鱼,京中六部九卿皆有赠之,老爷说林老爷才智无双,必能明白他的用意。

”林延潮闻言笑了笑,对展明道:“你将此咸鱼在府门前挂起。

”众人都不明白林延潮此举之意,但林延潮吩咐下,展明还是去作了。

咸鱼挂起后,林延潮对海瑞下人道:“请转告海青天,他这一番教谕,我定记在心底。 ”那下人对林延潮一揖后离去。 下人走后,陈济川则不解地向林延潮问道:“老爷,海青天送此鱼给你是何意?你又为何将鱼悬在门前?”林延潮道:“昔日有一名官员名为羊续,有人赠鱼给他,羊续将鱼挂起,第二次此人又来赠鱼,羊续就将之前所挂之鱼指给他看。 故而后人用羊续悬鱼这句话,来言居官清廉,不受贿赂。 ”“故而海青天赠鱼,吾当悬鱼。

”听林延潮这么解释,陈济川,展明都明白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随机推荐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j8987.com诗歌网_诗歌书籍_诗歌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