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欹枕集下 老冯唐直谏汉文帝

欹枕集下 老冯唐直谏汉文帝

时间:2019-07-12 整理:本站 点击:77次
下,一岁收三岁粮米,科敛甚轻,下民皆鼓腹讴歌。 陛下真乃圣明尧舜之君!”文帝大喜,幸香火院,下马踞床而坐。 乡老皆献盘馔,文帝甚喜,就留下在院中。 黄昏秉烛,见一老人,须眉皆...

欹枕集下 老冯唐直谏汉文帝

下,一岁收三岁粮米,科敛甚轻,下民皆鼓腹讴歌。 陛下真乃圣明尧舜之君!”文帝大喜,幸香火院,下马踞床而坐。

乡老皆献盘馔,文帝甚喜,就留下在院中。

黄昏秉烛,见一老人,须眉皆白,拜于阶下,文帝问曰:“卿何人也?”老者曰:“臣历仕二朝,直香火院使臣中郎署长冯唐。

”文帝曰:“卿于何年入仕?”冯唐曰:“臣先大父仕于赵国。

臣历于秦,至本朝,历事凡四十年矣。

”文帝曰:“四十年历事吾朝,如何只在西廊署?此微末官耳!”冯唐曰:“臣生赵时,正在童稚之间。 吾遭秦乱,坑戳儒生。

及至先皇重兴之时,好武臣,但小臣能文,因此不用。

今者幸遇圣主临朝,崇儒重道,以年逾八十,已无用于世矣!”文帝大笑曰:“卿虽世雄才,奈何却如此之命薄耳!”赐锦墩而坐。

冯唐再拜于前。 少顷,文帝更衣,执尘斧入院烧香。 礼毕,闲观两廊壁,各画十余人,皆衣冠士。

文帝回顾,见众臣宰并乡老环立于阶下,乃问曰:“此画者何人也?”冯唐对曰:“皆前代功臣也。

”帝喜,召唐近前,逐一问之。 见于内二人,形容魁伟,帝指而问曰:“此二人,何代功臣也?”唐曰:“此赵国廉颇、李牧也。

”帝曰:“朕昔居代州,常闻赵将李齐战于巨鹿之下。

朕寝食未尝忘之。 李齐比颇、牧如何?”唐曰:“臣父皆仕于赵,足知李齐之为人,比之廉颇、李牧,十不及一。

”帝笑曰:“朕常读《史记》,亦知颇、牧之善用乓,李齐不及也。 朕若得廉颇、李牧,何虑匈奴耶?”冯唐进前曰:“陛下虽得廉颇、李牧,亦不能用。 ”文帝瞪目而视老冯,面有愧色,纵步下阶,径往阁中。

人皆指老冯曰:“此老干犯圣威,必死矣!”唐容无愧色。 少刻,文帝呼近御臣宣冯唐入阁中。

帝曰:“朕虽不明,卿何故于稠人中面折寡君耶?”唐拜于地,答曰:“臣乃山野村夫,不识忌讳,误触天威,罪该万剐!”帝命平身。

良久,帝曰:“卿何知寡人不能用颇、牧耶?”唐曰:“赦臣死罪,方敢奏。

”帝曰:“尽该赦下,卿无隐焉!”唐曰:“臣闻古之帝王得天下者,初拜将时,须与筑坛三层,遍诏士卒。 天子亲以山鹿黄钺,兵符将印,跪而进曰:“阃之内,寡人制之;外者,将军制之。 ”其军天子不校,出入听其任用。 先皇亦曾,以拜韩信为大将。

此古命将之道也。

昔李牧在赵为将,革车一千三百乘,精骑一万三千匹,百金之士五万人,乃一人价百金也。 由是北逐匈奴,南支韩魏,西拒强秦,破东胡,灭澹林,,遂为霸国。

四海之人,皆知李牧之英雄,莫敢犯也。

从赵王迁立为君,其母出身倡优,用郭开为相,开素恶李牧,妄言反叛,将李牧杀之,赵国遂灭。 今圣朝魏尚,为云中留守,其军市之租,尽飨士卒。 另借禄养钱,五日一锭,率养宾客、军吏、舍人。

由是北拒匈奴,不敢正眼而觑视中原。 此皆魏尚之力也。

云中战士,岂知有尺籍五符哉!不顾性命,终日力战,方能上功。

幕府一言不相应,文墨之吏法绳之,圣朝法不明,赏太轻,罚太重。

此亦未足为怪。

魏尚国之柱石,陛下信听馋佞之言,罢其官爵,夺其军权,下狱问罪,以致匈奴长驱大进,轻视中国。

以此推论,故此陛下有廉颇、李牧而不能用也。 ”文帝愕然,拍其股而叹曰:“非卿所奏,则寡人遭万世之骂名!”一面传旨,收仇广居狱中,对冯唐曰:“卿勿以年老为辞,可持节亲往云中,赦魏尚之罪,就将各州兵马,皆令本人调遣,以追匈奴。 ”冯唐再三不能推却,次日,辞天子,持汉节,乘驿马,投云中来。

比及到郡,尚有百余里,见一簇人马,摇旗操鼓而来。

冯唐大惊,驻马而待之。 见军将向前而问曰:“持节者何人也?有甚公干?”冯唐曰:“吾奉天子命,特来赦魏尚罪。 ”众皆拜伏于地,曰:“某等皆是魏将军所辖之人也。

闻主无罪之中,我等皆欲劫狱救主,投匈奴,以取中是。

今天子既明,当拱手听死。 ”冯唐曰:“汝等何不跟我入城,听天子诏?”众皆踊跃大喜。

冯自跃马至云中,狱中取出魏尚,听圣旨罢,仍再交割兵符印。 尚曰:“某自来与公无旧,何为力赐辨白也?”唐曰:“大丈夫生于世间,岂无公论?将军威名播于四夷,谁不仰慕?但天子一时信听谗言,以惑其众心,如浮云之蔽日。

风至云散,日复明矣!又何疑焉!”魏尚曰:“吾无可报公之大恩,公可暂停车驿于驿中,容某建一两阵功劳,令公回长安报捷,庶几不负公之重报。

尊意若何?”唐曰:“老夫专待将军好音。 ”魏尚再行训练兵将。 兵将皆大呼曰:“愿死战以报主公!”尚引军,整肃衣甲弓马,囗囗部军出阵先,与匈奴交锋,匈奴犹以为等闲,长驱番兵,奋力冲突。 尚引铁骑数十,高竖旌旗,操戈直出。 匈奴一见,众痴呆,介弓矢放旙,望北而走。

魏尚引铁骑数千,大队人马如砍瓜截瓢之势,番兵大溃,连夜进兵,克复州县。 匈奴王子知魏尚又领军马,连宵遁避。

尚扫荡边寨,不及半月,匈奴归降,回见冯唐,谢曰:“若非丈丈,安能再得见天日!今旬奴遣使,赍名马金珠,献纳上久。

望同去长安,而见圣上,以奏前事。

”冯唐大喜,持节同番使入朝奏知。 文帝与冯唐曰:“若慧卿直言,朕几乎损了良将。

果然顺颇、李牧不可及也。 ”准匈奴求和之事。

宣魏尚入朝,封为关内侯,都督塞北军马。 冯唐加为主爵都尉。 唐再三拜谢。 文帝赐田三千亩,住宅一区,冠服几杖等。 后年九十六岁,无疾病而终。 有诗曰:三老兴言可立邦,汉文屈己问冯唐。

当时若不思颇牧,魏尚何由得后桂?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j8987.com诗歌网_诗歌书籍_诗歌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