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第三十六回 伏击鬼圣(二)沧狼行最新章节

第三十六回 伏击鬼圣(二)沧狼行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12 整理:本站 点击:24次
因为展慕白本来想从鬼圣的嘴里知道天狼的身份,只是看来这鬼圣也和自己一样,对天狼的底细一无所知,可是刚才看天狼的架式,跟这鬼圣也有不死不休的死仇,要不然也不会故意设这个局引鬼圣上钩,展慕白的心头...

第三十六回 伏击鬼圣(二)沧狼行最新章节

因为展慕白本来想从鬼圣的嘴里知道天狼的身份,只是看来这鬼圣也和自己一样,对天狼的底细一无所知,可是刚才看天狼的架式,跟这鬼圣也有不死不休的死仇,要不然也不会故意设这个局引鬼圣上钩,展慕白的心头一时疑云密布,眉头也逐渐地拧成了个川字。

远处的天狼冷冷地说道:“老鬼,这些年你手上功夫一点进步也没有,脸皮的厚度倒是涨了许多,明明就是想趁着我天狼受伤,展大侠功力未复之机过来趁火打劫,非要说得自己多有本事似的,真不要脸。 ”鬼圣的眼中顿时凶光四射:“小子,尽管骂,你说话的机会不多了。

”他慢慢地跳下了马,身边泛起一股淡淡的黑气,向着远处的天狼走去。

展慕白冷笑一声,身形一动,那些鬼圣的手下们只觉眼前一花,原来展慕白骑的那匹马马背上一下子空空如也,展慕白竟然一下子失掉了踪影。 鬼圣毕竟是老江湖,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劲,顿时全力提起真气,周身一下子被浓浓的黑气所笼罩,而一张本来就没多少生气的脸上,更是惨白得如同一张白纸,一点血色也没有了,两只枯瘦的手全部伸出了黑袍之外,右手上不知什么时候,多出了一枝沉甸甸的鬼头杖,横在胸前守紧门户。

展慕白的面容一下子出现在了鬼圣的面前一尺左右,嘴角边挂着一丝残忍的微笑:“老鬼,这回你别指望再用僵尸功逃命了。

”鬼圣心头大骇,他万万没有料到,展慕白居然已经功力恢复了这么多,能使出配合天蚕剑法的顶级轻功无影迷踪步来,他之所以敢前来追杀二人,就是欺负他们一个有伤在身,一个功力未复,早知道展慕白这样,打死他都不会过来的。 可是事已至此,只有咬牙硬上了,鬼圣很清楚展慕白既然能使出这无影迷踪步,那自己即使逃命只怕也逃不出他手心。

鬼圣的身形向后暴退,左手打出一记阴风掌,带着扑鼻腥臭味道的黑气顺着掌风将展慕白的身形湮没,而右手的鬼头杖则一下子使出巴山夜雨这一招,舞得密不透风,瞬间在自己的周身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气墙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

展慕白冷笑一声,双足一动,整个人影在扑面而来的阴风掌前消失不见,只听到“轰”地一声,阴风掌的那道黑气打了个空,直接击中展慕白刚才所站的地面,泛起一阵碧绿的磷光,如同鬼火。 鬼圣就是需要通过这个结果来判断当前展慕白的实力,他和展慕白曾经交手过三次,第一次是十余年前,展慕白的剑法初成之时,当时自己还略占上风,只觉得展慕白的剑法虽快,充满着阴险恶毒的残忍招式,但自己还能应付。

过了五年后第二次交手,自己已经很难独自抵挡展慕白的单人攻击了,只是那时展慕白内力还不够强,招式虽奇,却也不敢和自己的阴风掌当面硬抗,四五百招内想胜过自己也是不易。 两年前自己到了英雄门后第三次与展慕白交手,已经是既无招架之功,也无还手之力了,展慕白的那套邪门剑法已经大成,加之修炼华山派的紫霞神功也有进展,可以完全不惧跟自己正面硬抗,一百五十招内,自己便被逼得使出僵尸功,损耗十年功力才逃得一命。

不过鬼圣这一掌,倒也试出展慕白现在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,尤其是紫霞功这门极耗真气的玄门正宗内功,展慕白还无法使出,不然刚才也不会闪身躲开自己的那记阴风掌,而会硬碰硬地顶上一掌,然后直接追着自己后退的身形攻击了。

如此一来,自己一交手就会被压制得死死的,加上速度上远不如展慕白,只怕撑不了百招就要落败。

就象最近的那次交手一样。 一想到展慕白的功力最多只恢复到了九成,鬼圣的心也稍微安定了一些,他大吼道:“都去宰了那天狼,快!”身后的那些弟子们如梦方醒,一个个抽出兵刃,跳下马来,就向着远处的天狼奔去。 刚才一下闪到右边三丈处的展慕白冷冷地道了句:“不自量力!”身形一动,紫光一闪,展慕白的身形如鬼魅一般,在这月光下的沙漠中掠过。

手中的那柄长剑如死神那邪恶的双眼,闪出点点寒光,所过之处,给人一种了无生机的感觉。

天狼的嘴里嚼着肉干,而手上的水囊却已经停在了半空中,他也有好几年没看过展慕白的出手了,以前只觉得展慕白的剑法狠毒邪恶,速度极快,跟峨嵋派的幻影无形剑有类似之处,都是追求速度到极致的剑法,只不过一正一邪而已。

现在看来,展慕白的紫霞神功也有了一定的根基,这使他的剑法又多了一些可以与对手正面硬碰硬的选择,而出手的速度也快了不少,比起几年前显然进步了许多。

举手投足间,那群英雄门弟子中有四人已经中剑倒地。 其中一人被斩断左臂,一人被一剑穿心,一人被一记暴裂的剑气斩直接在空中分尸,五脏六腑流了一地,最后一人则是被前面那人死的惨状吓得呆在原地,直接被展慕白一剑划过脖颈,鲜血从伤口飚射而出,发出一阵风吹过树叶般的“嘶嘶”声。 展慕白的身上没有沾血,右手持剑,剑尖下垂,剑身上也只有淡淡的几抹血迹,顺着血槽流到剑尖,再一滴滴地落到沙漠中,他的嘴角边挂着一丝邪恶的微笑,似乎很享受这种血腥的味道,而一个个木立在他面前,已经吓得没了魂的对手,在他眼里已经是一堆死人了。

鬼圣的脸色越发地惨白,他没有料到,这展慕白的武功似乎比起半年多前被擒获时还要高了一些,看来这半年内他虽然身陷英雄门,但功力应该早就恢复了,而且有时间参悟一些剑法内功方面的东西,反而让他对武学的领悟更上层楼,至少半年前,他是做不到象刚才那样十招内就杀掉四名好手的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j8987.com诗歌网_诗歌书籍_诗歌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