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不易86 邻家闺蜜爱上我

不易86 邻家闺蜜爱上我

时间:2019-07-08 整理:本站 点击:26次
现在处于极度敏感时期,国丧一结束,皇位继承人的争夺便会立刻白热化,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古代,一个国家更不可能一直没有君主。 现在内阁暂时代管星耀的所有行政大权,但始终不比皇帝,一旦问题出现争...

不易86 邻家闺蜜爱上我

现在处于极度敏感时期,国丧一结束,皇位继承人的争夺便会立刻白热化,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古代,一个国家更不可能一直没有君主。

现在内阁暂时代管星耀的所有行政大权,但始终不比皇帝,一旦问题出现争议,而内阁又无法统一的话,那又该由谁来决定?我现在虽然爵位很低,职务也只有一个常丽郡的监察令,可是我的背后却是顾家,所以我也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星耀的这场动荡的关键人物。

西门卫风和我进了公爵府,便迫不及待问我去西门光明府上的情况。

除了西门卫风,顾人我、顾文武同样也十分紧张。 西门卫风除了担心我会遭遇西门光明的暗算,其实还怕我被西门光明拉拢,毕竟我和他认识的时间并不久,虽然和顾青青结了婚,但古往今来,为名利抛妻弃子的还少了?我当即将在西门光明那儿的情况一一说了,听我说完,西门卫风不禁哈哈大笑,心里爽快,说:“他一定被你气得快要吐血。 ”我笑道:“想要拉拢我,他是想多了。 ”顾文武说:“可你为什么要说知道蒋乾坤在京城的这段期间藏身于二皇子府?”我说道:“很简单,引蛇出洞而已。

据我推测,各部门发动所有资源找遍了京城,也没找到蒋乾坤,这家伙多半藏身在二皇子府,结果我这么一说,西门光明果然反应异常,证明我猜对了。 如果我猜中了,西门光明必定会更加紧张,说不定会因为慌乱而出错,让我们找到破绽。

”顾人我听到我的话,点头笑道:“你能想到这点,足以证明你在天启,在漠南都不是外面说的那样靠运气。 ”西门卫风笑道:“一次两次可以靠运气,难道次次靠运气?大舅,你现在明白,当初我为什么坚持要留下小羽了吧。

”我听到西门卫风的话,诧异道:“怎么当初你们想赶我离开星耀吗?”西门卫风笑道:“当时大舅是觉得你留在星耀不合适,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提了也没意义,况且他也没想到你竟会成为我的表姐夫。

”我点了点头,说:“现在就看二皇子那边的反应了,咱们需要密切关注他的动向,掌握得一清二楚,只要他敢对我出手,那么咱们就有机会。 还有,找人指证他的事情也要同时着手进行,双管齐下,以免他能沉住气,咱们到时候手忙脚乱。 ”顾人我说:“还有得关注京城里的各大武装部队的动向,以防他狗急跳墙,发动兵变。 ”顾文武说:“要不我调人秘密进入京城?”顾人我摇了摇头,说:“你的人一旦进入京城,必定会被他发现,到时候一场战争在所难免,对镐京,对星耀,都是很大的灾难,那是最不理想的情况。

”我想了想,说道:“可让二叔的人秘密开到郊外隐藏起来,到时候再见机行事,看要不要动用二叔的人。

”顾人我说:“就算要动用你二叔的人,也不可太早有动作,也不能太晚。

”西门卫风说:“其实关键在于国丧之后的宗亲大会,以我料想,西门光明会在那时发难。

”顾文武想了想,说:“我以安排在宗亲大会开始前抵达郊区。

”我说道:“那样就最好。 ”说完想了想,续道:“那个独孤洪之前有意找我说话,可能是一个可以拉拢的对象。 ”说话间,外面忽然传来通报的声音:“三皇子来了,请求见鹿原公。 ”听到外面的声音,我们都是面面相觑,感觉很是意外,西门卫风随即说:“老三一向身体病弱,很少参与外面的事情,今天怎么会来这儿?”顾人我想了想,说:“请三皇子进来。 ”不多时,大门打开,顾家护卫领着三皇子西门长生走了进来。 西门长生还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脸色很白,白得很不正常,走了几步便咳嗽起来。

“三皇子,请坐。 ”顾人我笑着指了指旁边一个位置。

西门长生看了看现场,笑道:“原来大哥也在啊,正好。

”西门卫风说:“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西门长生看向门口,顾人我明白,挥了挥手,护卫就退了出去,带上了大门。 大门关闭以后西门长生的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,说道:“其实这次我是受独孤洪所托来找陈监察令的,不过在场的也都不是外人,也没什么关系。 ”顾人我说:“独孤洪要三皇子传什么话?”西门长生说:“陛下出事当时,他就在外面巡逻,明显听到了响声,带人打算进去查看,但是却看到武柏雄、左权和西门光明在前面封锁了去路,在事发后很久,才带人赶进去查看,随后我父皇驾崩的消息就传了出来。 距离独孤洪听到响声的时间间隔至少有二十分钟,足以让凶手逃走。 所以独孤洪怀疑,我父皇遇刺很有可能是这三人的阴谋。

”听到西门长生的话,顾人我和西门卫风、顾文武眼睛都是血红起来。 之前虽然有猜到,可是亲口听西门长生转述独孤洪的推断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我说道:“三皇子,独孤家不是已经表态支持二皇子了吗?独孤洪为什么托你来说这些话?还有他为什么不自己来?”西门长生说:“陛下出事以后,他也在西门光明的监控之下,贸然和你们接触,只会为他招来杀身之祸。 ”我听到西门长生的话点了点头,说:“希望有机会能和独孤洪单独谈谈,也许会有更多发现。

”西门卫风说:“有独孤洪的指证应该可以将西门光明定罪吧。

”西门长生说:“大哥,空口无凭,没有任何证据,他大可以抵赖。 ”西门卫风气愤地握拳,说:“这家伙还真是狼子野心啊,竟然大逆不道,谋害父皇。 ”我说道:“太子殿下,漠南那边愿意出手帮助二皇子,就已经不只是大逆不道,谋害陛下了,他还背叛了星耀,背叛了皇室,肯定出卖了一些星耀和皇室的权益,说不定他允诺的条件就是支持漠南独立。 ”顾人我说:“这个人就该千刀万剐,五马分尸!”我说道:“现在咱们当务之急,还是想想怎么应付二皇子。

”说完看向西门长生说道:“三皇子,如果我猜得没错,镇国公应该是假意投靠二皇子对吧?”西门长生说:“陈爵爷果然聪明,他确实是假意投靠,其实是想卧底在我二哥身边,探听机密。 ”我说道:“那镇国公这段时间可有收获?”西门长生说:“收获不大,现在我二哥还不是很信任他,核心的机密不会让他知道。

”我点了点头,说:“毕竟镇国公是最晚表态的,有所防范也很正常。 ”虽然镇国公独孤景明那儿没什么其他有价值的消息,但西门长生传递的话,无疑让我们振奋啊。 镇国公独孤景明除了是星耀国公,还是内阁首辅,这样一个实权人物的加入,对我们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利好消息。 西门长生说:“还有,宗亲大会会是他们公然提出废太子的时候,希望大哥和鹿原公做好准备,想好到时候该怎么应付。

”西门卫风虽然早有预料,但还是不禁心中一凛。

太子是储君,但一日没有登基,一日就还有被废的可能。

西门光明这段时间已经做了很多铺垫的工作,也是该到了收割的时候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j8987.com诗歌网_诗歌书籍_诗歌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