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全章节在线阅读

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全章节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05-15 整理:本站 点击:54次
主角是祁夙慕,苏小奕的小说《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》是由乔妹创作的穿越类小说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、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,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:大老远,她就闻到熟悉的血腥味,她不惊动苏小奕,只是拎...

主角是祁夙慕,苏小奕的小说《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》是由乔妹创作的穿越类小说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、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,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:大老远,她就闻到熟悉的血腥味,她不惊动苏小奕,只是拎着药篮往血腥来源的方向走。

...悬崖,山涧,小径,溪流。 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,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,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。 此处被称为匪窝十八涧,不只是地形危险,山崖危险,加上人更险。

几十年前,这里的山头就聚了许多山贼,每个山寨以抢劫过路商旅为谋。 不过到了现在,山贼们只是劫财,从来不伤人。

山贼在山林间神出鬼没,加上地形不熟悉,官府们束手无策,渐渐的这条小径就人烟罕迹了。

如果,不是遇上什么紧急的事,没人会踏上这条山贼盘踞的小径。

石子路上,血迹满地,一路上横七竖八十多具尸体。

树荫落在尸体上,四周寂静无声,只是偶尔听见盘旋在天空的飞鹰鸣叫。 偏远的小径处,两男缓缓朝这而来,这两人是附近小村里的村民,苏葭儿和苏小七。

苏葭儿是这匪窝十八涧出名的神医,苏小奕是她的助手。

她本是女儿身,为了方便便打扮成男子。 她不仅是神医,还是个破案高手,谁家丢了个东西,哪里出了什么事,只要找她都能解决。

附近的官府遇上什么解不开的案子,也会将她请去帮忙。

总而言之,在这一带,她十分的受人敬仰。 今儿个,她和苏小奕趁着天气好,出来采集药材。

大老远,她就闻到熟悉的血腥味,她不惊动苏小奕,只是拎着药篮往血腥来源的方向走。

走上石子路,苏小奕看到了满地的尸体,惊呼道,“公子,你快看,前面好多尸体。

”“瞧见了。

”略微冷淡的女声。 苏小奕吐了吐舌头,他怎么忘了公子的鼻子比他眼睛还厉害,肯定早知道这里有尸体了。 苏葭儿走到尸体前,扫了一眼四周围的环境,立即心中有数。 “公子,他们是被山贼杀了吗?”苏小奕蹲下来看着尸体,眼睛瞪得老大,“可是山贼不是只劫财吗?”“恩。 ”苏葭儿将药娄递给苏小奕,查看了一下每个尸体的伤口,又将尸体的手摊开,看见他们手上的茧,淡然的神色之中多了一丝了解。

“公子,要不要报官?”苏小奕问道。 “不用报官,一会官府就到了。 ”苏葭儿站起身,拿回药篮,“我们回去吧。 ”“咦,公子你不管吗?”苏小奕不明白的跟上苏葭儿,平日里若是碰上这种事,公子一定会解开谜团的。

苏葭儿侧眸看了他一眼,“想活命吗?想活命今儿个撞见的事都不要说出去。

”“公子?”苏小奕一头雾水的瘪了瘪嘴,公子不知道他脑子不好使吗?每次都打哑谜!可公子说的话准没错,他不能把今儿个看到的说出去。 忍了许久,苏小奕还是忍不住了,他问苏葭儿,“公子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“我只说一遍。

”苏葭儿冷淡道,她信的过苏小奕,他跟了她十年了。

她知道他的性子,若是不弄个明白肯定茶不思饭不饮,“你看四周没有很剧烈的打斗,说明对他们下手的人十分快很准,一定是经受过精良训练的。 我方才查看尸体的伤口,每个伤都是致命伤,尸体的手上有长期拿武器磨出来的茧,说明他们是兵营里的。 ”苏小奕疑惑道,“长期拿武器的有可能是官府的或者是镖局的,为何公子这么确定是兵营的?”“有个人身上带着兵营令牌。 ”对于苏小奕这么迟钝的反应,苏葭儿无奈的耸耸肩。

“再者他们倒下的姿势,说明他们在保护一个人,将那个人团团护在中间,一定是在保护重要的人。 而那头倒下比较远的尸体,说明被保护的人已经成功逃出杀手的重围了。 ”“不就是普通的杀人案吗?为什么不能说?”苏小奕还是不明白。

苏葭儿耐心解释道,“能被青龙军营兵将保护的人,你觉得身份如何?杀手会选择这里下手,是因为可以将他们的死推给土匪。 再者,杀手们训练有素,刀刀致命,说明他们是知道了尸体们的身份的。 你觉得,谁有胆杀青龙军营的人?”“青龙军营?”苏小奕倒抽了一口气,那是当今十九王爷麾下的军营。 他瞪大眼睛看着苏葭儿,“公子,难不成他们保护的人是十九王爷?”如此说来,公子说不能说今日之事是对的。 敢刺杀王爷,一定不能走露风声。 “是不是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们行色匆匆,是着急着赶路,否则也不会冒险走这条小径。

”苏葭儿顿了顿,“当然,也有可能是被人引导进来了。

”“公子的意思是说他们当中有叛徒?”“差不多吧,总而言之,这些事不关我们事,不要去涉及,否则会招来横祸。

”苏小奕这下老实多了,也不敢多问,要知道这可不是小事,说不定知道太多小命就没了。 苏葭儿的担心不无道理,一个王爷的军队将士死在这山涧中,其中的事谁能说的清?两人回到了村子里,隔壁的花婶端着一碗鸡蛋笑意盈盈的往村长家走。

“花婶,你这是去哪呢?”苏小七问道。 苏葭儿瞅了花婶一眼,打趣道,“花婶这小脸微红的,想必是看见了比花伯还俊俏的人了?”“小公子,你回来的正好。 ”花婶亲热的拉住苏葭儿的手,“走,花婶带你去看了俊俏的真公子。

”“俊俏的真公子?”苏葭儿脸色一沉,心底约莫清楚了个大概,“哪里来的俊俏公子?”“今儿个你们出门不久,村口来了一位公子,他说他和书童不慎坠入崖,让我们收留他们一晚,他们歇息好就走。

”花婶笑的皱纹一皱一皱的,“村长立即就答应了,村里的姑娘们第一次瞧见这么俊俏的公子哥,现在都堵满了村长家。 ”花婶才说完,发现已经不见苏葭儿的影了,她笑着点点头,看来小公子的取向还是正常的。

来到村长家,果然女孩们将门里门外堵个水泄不通。

苏小奕气喘吁吁的跟在苏葭儿后头,看着苏葭儿一本正经的神态,他知道是要出大事了。 也许,也许花婶说的俊俏公子就是那十九王爷!完了!完了!要是惹来杀手可怎么办?苏葭儿拨开人群,走到屋前,正巧听见村长的话,“那两位就先去歇息,等晚些时候我们的小公子回来,再给两位治疗伤口。

”苏葭儿立即喊道,“不能让他们留下。

”她步入屋内,椅子上坐着一名男子,五官斯文俊逸,面色如玉,黑眸中透着一丝傲然不群。

他身上的衣衫沾染了不少尘土,还有血污,多出撕裂开。 但不难看出这衣衫用的是上好的绮罗锦缎,这类料子向来只供给宫里,普通人家哪里能用。

不仅如此,袖口上还绣着流云,绣工精湛,绝非出自小户。

他手握一把玉骨扇,扇边掐着金丝。 有些凌乱的发丝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,却不失尊贵的仪态。 苏葭儿顿时心中有数,这是一个翩翩君子,却又有些看不起尘世俗人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j8987.com诗歌网_诗歌书籍_诗歌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