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祁夙慕,苏小奕

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祁夙慕,苏小奕

时间:2019-05-15 整理:本站 点击:121次
完整版小说《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》是由网络大神乔妹创作的一本优质小说,主角是祁夙慕,苏小奕的小说,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讲述了:她,不老不死,手中一把剖尸刀,拆解开种种谜团。 他,...

完整版小说《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》是由网络大神乔妹创作的一本优质小说,主角是祁夙慕,苏小奕的小说,枭王盛宠:金牌法医狠绝色讲述了:她,不老不死,手中一把剖尸刀,拆解开种种谜团。

他,当今王爷,翻手为云覆手雨,冷静布下步步棋。

一块断玉,将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。 她冷情弃爱,一心只想寻找自己生存的目标。 朝夕相对,一往情深,执手进退,披荆斩棘。

权利阴谋,奇案诡案,谁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!精彩章节两人又聊了一会,都是些要对方照顾好自己的话。

叮嘱完,雪娘去给苏葭儿收拾衣物,苏葭儿去侧堂拿了香烛纸钱,又去厨房里炒了两个小菜,热了壶酒,把菜和酒放到篮子里。

穿过屋子,来到一片鸟语花香的山樱林中。 风吹动山樱花瓣飘落,似粉色花雨摇曳。 林中,一座坟墓。

苏葭儿来到坟墓前,将两碟小菜摆好,倒上酒。 上了香烛,一边烧着纸钱,一边望着墓碑。 清幽的眼眸流泻出浓浓柔情,风轻云淡的神情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笑意。 “阿修,我这躺出去约莫要十天半个月,不能每天来陪着你了。

”烧完纸钱,她一手抚上墓碑,似在轻抚着心爱的人脸庞似得,身子挨在墓碑上,头轻轻靠在了祁兰修三个字上。 这一刻,她不再清冷漠然,而是一副小女人家的娇态,仿佛靠着的不是墓碑,而是心爱的男人怀中。 “阿修,或许我该回去看看他了。 ”她眼神变得迷离,记忆恍惚间回到了那一年御花园中,语气瞬间充斥着一种无尽的哀绵,“他的后代来找我,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我要回去面对一切。

”那一年,血流成河的兰陵皇宫,那一年,城门上的九五之尊。

春去秋来,夏雨冬雪,他还欠她一个解释。

如果说这几百年来她心中还有什么心结,也许就只有这个。

窸窣的落花声,树枝摇曳沙沙声,低语呢喃的爱恋。

许久,苏葭儿才缓缓起身,轻拍了拍墓碑几下,收起篮子回去前院。 房中雪娘在给苏葭儿收拾衣物,苏葭儿走到梳妆台坐下,打开最底下的抽屉,拿出一个紫色木盒,又从腰间取下一枚玉钥匙,用玉钥匙将玉锁打开。

啪嗒一声,木盒弹开了,雪娘听见声音朝苏葭儿这头看过来,她的目光落在盒子里的东西时,一阵不安,“阿娘,你要带这两件东西出去吗?”她知道这两件东西的意义,不到了绝境,阿娘是不会拿出来。

“它们闲置太久了,或许此行能用上。 ”苏葭儿说着,将两件东西收入坏中。 她有种直觉,这一趟没那么轻松。 更何况,她到时候要面对的是那位在深宫之中曾经的九五之尊。

“阿娘,会危险吗?”雪娘不禁皱眉。

“没事的,我能化解任何危险,不是吗?”苏葭儿冲雪娘微微一笑,“难道你不相信阿娘吗?”雪娘摇摇头,“不,我不是不相信阿娘,我只是担心阿娘,毕竟宫中人心险恶。

”苏葭儿收起盒子放回抽屉,起身走过去帮忙着整理衣物,“再险恶的我都经历过了,还怕什么?他没亲口告诉我答案,我心中的心结一日都无法解开。 我本想着这一生也就将这个心结永远埋着,直到死去,可是他的后人找上了我,这不正是冥冥之中注定我要知道答案吗?”雪娘放下手中衣物,心疼的看着苏葭儿,“他知道了呢?他承认了呢?阿娘,你要如何做?”苏葭儿敛起笑容,神情透着淡淡的严肃,“知道了,至少解开了心结。

至于其他的事,我没想过。

”雪娘心中无奈叹气,希望阿娘是真的放下了。

收拾好衣物,苏小七也把要带上的东西都打包好了,整整三大箱子。 苏小奕乐呵乐呵的走进苏葭儿房间,“公子,我都打包好了。

”“恩,去让那位七爷的手下来帮忙抬出去。 ”苏葭儿说道。

“咦?不用我自己抬吗?”苏小奕挠了挠耳朵。

苏葭儿说道,“不用,既然人家找我们办事,我们就要物尽其用。 ”“葭儿,小心点。

”雪娘嘱咐道。 在苏小奕和外人面前,她不能称呼苏葭儿做阿娘,否则一定让人觉得怪异。

“好好照顾自己,等我回来。

”苏葭儿笑着抱了抱雪娘,“放宽心。 ”雪娘这才微微露出笑容,她对苏小奕说道,“小奕儿,好好保护你家公子。

”“得令。 ”苏小奕淘气的眨眨眼,“大娘,我一定把公子毫发无损的保护好,任凭谁都不能伤公子一根汗毛,要想欺负公子,首先踏过我苏小奕的尸体。

”他虽是说笑的口气,但其中包含的是无可撼动的坚定。

他十岁时,家人被山贼屠尽,自己也身受重伤奄奄一息,是雪娘和苏葭儿路过将他救起,并带回了村子里。

这一住,就是十年。 雪娘被苏小奕逗得乐开,“就你贫嘴。 ”苏葭儿带着笑意的眸看了一眼苏小奕,“还愣在这做什么,赶紧去让人来搬东西。

”“好咧。

”苏小奕冲苏葭儿施了个礼,往外头走去。

“有小奕儿在你身边,我也放心多了。 ”雪娘笑道。

苏葭儿打趣雪娘,“到底谁是娘亲,感觉你比我还要像娘亲。

”“那还不是上了年纪,爱唠叨了。 ”雪娘说着,忽然间想到什么,一下子不说话了。 她知道不能在阿娘面前提到老,阿娘会不开心。 苏葭儿倒是没什么介怀,“知道你是关心我。 ”跟雪娘告别后,苏葭儿绕了个弯子去跟初二他三叔聊了一会。

出村子时又瞧见了花婶,花婶见苏葭儿背着包袱,笑着问道,“小公子又要出去破案了?”苏葭儿点点头,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她经常外出破案。

村口,铁骑已经将她的箱子搬到那了,苏小奕坐在箱子上跟祁景珞的书童在斗嘴。 祁景珞盔甲里穿的是粗布麻衣,却丝毫不损他的高贵气质。 苏葭儿走近,就听见祁景珞在问祁夙慕,“七哥,父皇让你来找这小丫头做什么?”听到小丫头三字,苏葭儿觉得亲切,却又觉得好笑。 他祁景珞可知她活了三百多年?三百多岁的小丫头,也是罕见了。

“为了十九弟的事。

”祁夙慕简短回答,瞥见苏葭儿走过来,他将要问祁景珞的话收了起来。

冲苏葭儿微微点头,“苏姑娘,麻烦你这趟了。 ”苏葭儿仍旧是淡淡的,“不麻烦。 ”祁景珞转过身冲苏葭儿热情的打招呼,“苏姑娘。

”很亲切,很热络。 苏葭儿懂祁景珞这种态度,他是认可了她,认可她可以作为他的朋友。

否则,他对她一定不是这样的态度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j8987.com诗歌网_诗歌书籍_诗歌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